欢迎访问山东热线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
热点新闻 要闻新闻
最新新闻 时政新闻
时尚新闻 八卦新闻
追星新闻 红人新闻
狗仔新闻 综艺新闻
易眼看房 楼盘评估
楼盘探索 新楼动态
名人风采 数据调查
军事新闻 推荐新闻
科技前沿 两性故事
健康养生 汽车新闻
您所在的位置:山东热线 > 新楼动态 >

胡彦斌:当老师没让我被时代淘汰

时间: 2018-04-15 16:16 作者: 来源: 点击:

对谈记者:成长 

对谈嘉宾:胡彦斌(歌手、音乐老师)

在行业内有“音乐魔法师”之称的胡彦斌今年发行了全新专辑《覅忒好》,这张用上海方言命名的专辑,一方面寄托了自己的家乡情结,一方面也表达了胡彦斌“为年轻人加油打气”的励志态度。

在音乐创作上,胡彦斌总是不拘一格,流行、EDM(电子舞曲)、R&B(节奏布鲁斯)、嘻哈、摇滚等不同风格都在胡彦斌的手中融汇成了自己的风格。在创作音乐和担任综艺节目导师之外,胡彦斌依然会定期来北京为牛班音乐学校的学生授课,与更多的年轻音乐爱好者分享自己的经验与心得。在他看来,中国音乐人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,拥有更多的表现舞台和挥洒空间,这使他即便忙碌,谈起音乐也洋溢着幸福感。

有时方言才会让人记住

记者:谈到这张专辑,应该大多数人都更关注这个名字吧?

胡彦斌:所以我很开心达到目的了,“覅”这个字读fiào,是一个上海的方言,就是“不要太好”的意思,当初用这个词的初衷,也是想让大家多一份好奇心,去查查它是什么意思。《覅忒好》整张专辑想传达的最直接的意图就是“年轻人的逞强”。比如说,我们在外打拼一年,然后回到家里的时候,家里人常常会问你:“你过得怎么样?”我们可能经历了很多事情,受过很多委屈,但回到家里,我们不会给家人讲这些,而是说一句:“我过得还不错”“覅忒好”。这样的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,因为我看到我身边很多年轻人都这样,所以我觉得它很温馨。

记者:是不是和你自己的经历也有关系?

胡彦斌:没错,我自己也是。我妈妈是一个重心都在我身上的人,所以我更希望她能够比较自由地过自己的生活。因为如果我成天飞来飞去、忙于工作,我给她的陪伴就会很少,就让我觉得非常亏欠她。现在我会让她更多与朋友一起出去旅行,我也会时常腾出时间把自己遇到的问题去跟她讲。

记者:你是上海人,你用这个专辑名是不是也有一种传播普及上海话的想法?

胡彦斌:有,我觉得,其实有时候方言才真的是会让大家记得住。包括我们朋友之间聊天,经常会窜出来几句东北话,“哎妈呀”“贼好”之类的,就会觉得传播很快。“覅忒好”虽然是方言,但可以让更多人感受到一股力量,因为它真的很好用,在任何场合都可以给别人翘大拇指,也是希望可以让大家感受到吴语文化。

艺术家应该往两个极端走

记者:距上张专辑也有差不多四年的时间了,这张专辑最初是想做一张怎样的作品?

胡彦斌:这张专辑我一直在写,写了大概一年多,然后又整理出来。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做跟潮流有关的音乐,无论是EDM也好,R&B也好,这些都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音乐风格。我也一直觉得,一个歌手能够做潮流的音乐,它是一种能力,因为我觉得这代表着你要有很敏锐的对音乐的感受,你的心态要够年轻,你要够敢于去挑战。

我经常在观察我们所有的播放器里面,我们有多少时间在听中文歌,有多少时间听英文歌?我们的审美都已经被拔到一个很高的高度,特别是“00后”的审美,他们一出来玩的东西永远都是最好的,不管是游戏、音乐,还是电影电视,他们看到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,那你要用什么样的状态去做音乐?我觉得一定是用最国际化的标准,然后又有自己的特色。所以我觉得潮流很重要,它代表着一股力量。

记者:所以这张专辑有很多EDM风格的歌曲,是不是有意向往这方面,做一些不一样的音乐?

胡彦斌:是,我觉得现在做音乐需要懂两种“语言”,一方面是中文与中国文化,同时也要知道什么是国际化的,必须懂得怎么样去把它们融合。你去打开国外的排行榜和流媒体平台,看到所有排名靠前的,基本都是EDM、R&B、hiphop,trap这种音乐风格,我觉得这也跟科技发展有关,你看现在有一种叫卧室制作人,就是他们睡在床上,一台电脑就可以做音乐,不再是我们抱着一把吉他、一台钢琴这样去做音乐,音乐形态都在变。在变的过程中间,如果没有跟上脚步的话,可能就会被慢慢的淘汰。我觉得艺术家应该会往两个极端走,一个极端就是越潮流越先锋越好,还有一个就是越原始越好,比如毛笔字,永远都不会被淘汰。

记者:进入歌坛这么多年,现在做音乐的心态会不会更轻松了一些,还是那些压力、瓶颈依然在困扰着你?

胡彦斌:其实是比以前要轻松了,但是会放慢节奏,就是会更加高标准要求。做音乐,实际上在做的过程中,我就已经赚到了快乐,如果连这种快乐都没有感受到的话,无论这张专辑能否发表,我觉得已经亏了一半了。

现在看来,中国接下来十年、二十年,应该是文化发展非常好的时期,对我们音乐人来讲也是非常好的机遇,可以有更好的舞台和空间去表现,所以我觉得就很幸福,真的就想很单纯地好好做音乐。

“掉粉”以后心态有了转变

记者:专辑里《明星》这首歌挺有意思,你说是写给歌迷的,但是叫做“明星”,所以你和歌迷到底谁是明星?

胡彦斌:歌词当中确实也有这一句。我有很大的感触,因为我有一段时间去做牛班音乐学校,没有出来演出,之后再出来,就觉得好像为我举灯牌的歌迷变少了,就是俗称的“掉粉”了。这个时候我自己就会有很多思考。

歌手有时候非常需要台下的歌迷带来鼓励,这样的话在台上会更自信。在那个时候在他们眼里,我可能是明星。但在我的眼里,他们每一个人也都是一颗星。我希望让歌迷都能感受到,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价值。我希望他们如果喜欢我,要能够讲出理由,而不是盲目地崇拜。我是很希望可以跟他们交流。

我这样的心态也是有一个转变过程,因为我出道的时候年纪很小,那个时候才18岁,觉得好像我自己就是最厉害的,歌迷支持我是我应该得到的,我只要做自己就好,不用太顾及他们的想法。但是后来有的时候,我工作压力大到想放弃的时候,我就会去网上看他们的留言,有的人说因为听我的歌坚持到了高考胜利,有的说因为参加我的歌迷俱乐部认识了自己的另一半,现在结婚了,发现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,于是就找到了自己继续创作音乐的动力,我才可以继续走下去。

娱乐圈有时候也蛮残酷的,就是胜者为王,能让大家记住的艺人名字无外乎就那几位,后面的都是随波逐流。所以我觉得像这样的情况下,我会更加感激他们。

记者:你刚才说做了牛班以后,歌迷会有减少,你会不会觉得有点不划算,这方面事业该如何平衡?

胡彦斌:我完全不会,因为我觉得我是深思熟虑的人。牛班音乐学校是我自己内心成就的一个价值和意义。在这里,我可以认识更多爱音乐的人,可以让他们在这里学习。而且教学对于我自己来讲,可以把我的音乐人生的这一条生命线周期拉得很长。比如说,当我哪一天真的不想在台上唱歌了,我还可以去做一个很好的老师去教他们。因为我很爱音乐。所以很多事情一定是有得有失,不会说两边都有占甜头。但是我也很自信,我觉得我只要想要回来,只要去好好做音乐的话,我的音乐在华语音乐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可以替代。

记者:我也看过你在牛班的教学现场,讲的确实很细致也很用心。

胡彦斌:我觉得做老师这件事情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。我看到国外有一位非常有名的作曲家,帮斯皮尔伯格写音乐的,他现在已经60多岁了,写一部电影就能赚很多钱。但他现在拿60%的时间在大学教课,只用40%时间写音乐。他说要不是因为这些学生,自己早就被这个时代淘汰了。所以我觉得,教课是一个互相的过程,不一定是我教学生,我教学生是经验,他们教我的是潮流,是当下的思维观念。

我在牛班学校教学的过程很开心,大家因为共同的兴趣聚在一起,可以找到好朋友,一起聚餐,一起唱KTV。所谓音乐人,可能就是一群寻求共同爱好的生物,大家都想找到气味相投的人。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热点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合作媒体 | 网站地图
注:凡非本网注明来源的文章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媒体合作及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
Copyright©2010-2018 www.gaomirx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